杂记于北苑5号院

我这些年的努力, 难道不是在反抗国家和社会的压迫吗?
更像是现代版的个人主义摩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