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the Nihilism

虚无主义本质上是逻辑问题, 首先虚无主义者, 无法证明某种自己期望的意义的存在。 但这不能否定这种(生命/希望/生活/为之奋斗)的意义的存在的可能, 所以虚无主义者都被用身为人类的本能和自我意识不断思考而编成的绳子悬挂在这个世界。 稍有不慎这个绳子就可能断了, 走向死亡。

无论虚无主义者多么绝望, 都不能理智层面上 否定 他所期望的意义的存在的可能。

所以这个世界是可能存在意义的, 而不是彻底的无意义, 因为我们无法证明所有的事都是无意义的。

依据我个人的感受, 虚无主义者并不是真的不想做任何事, 而是在内心深处, 认为这个世界不配;不能实心实意的把自己交给这个世界– 依我来看– 这个世界, 虽然历经人类数千年的打磨, 依然在物质和精神层面而言都是荒野/荒原。 人类被随意的放在这个荒野之中。

虚无主义者, 只是真诚的思考者。 绝不是虚无主义者内心空虚,而是现在这个世界的虚无,没有给虚无主义者提供足够的意义, 才导致人成为虚无主义者。

我们的虚无源自于我们的软弱。

个人的力量始终是有限的, 这个世界上受虚无主义影响的人毕竟是少数, 所以虚无主义者们应该联合到一起, 透过科学的手段 去弄明白世界为什么存在。 很多虚无主义者会死在这个过程中。这是身为而人的短暂生命的悲哀。 虚无主义者应该拥有跨越千万年的生命, 因为很多时候我们舍弃了很多现实的诉求。 所以我们可能需要汇聚跨越数个世代的虚无主义者群体, 最终来完成这个目标。 了解世界为什么存在能找到所有事情的起源, 也就是意义的最开始,揭开所有的谜底 。

同时, 可能存在某种意义, 某种创造者希望我们, 去完成的, 在未来等着我们。

虚无主义并不全然是悲观的坏处, 至少他否定权威, 这会让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和理性层面获得更多的自由, 减少某些欺骗导致的苦难。

不可避免, 身为人, 虚无主义者, 为了找到某种意义, 我们要好好的活着, 尽管, 内心不能认同那是我们的意义, 但这是这片大地给我的馈赠–自由,同事伴随而来的副产品, 束缚。 身为人的大地的束缚。

虚无主义者, 很容易忽视自己的感受. 相对其他人类而言, 我们更容易委屈自己. 纯粹的理性逻辑的思维中, 现实与思想的联系被割裂, 更容易陷入思维的泥沼里, 难以自拔. 自己成为某种意义的前提条件, 所以搞懂自己就时必须的. 虚无主义者的阵地就是理性思维, 而来自外界感受, 易被忽视.自己至少是由理性思维和对外在的感受共同组成的.

我不认同虚无主义只是纯粹主观的理性问题,但逻辑会帮我们理顺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客观现实的问题。由此看来虚无主义是理性和现实共同引发的问题。理性可以容易通过能指表示问题,甚至不惧任何意义,而在浩如烟海的现实世界,人无迹所踪。甚至导致以为虚无主义是纯粹主观的理性的问题。从而忽略现实, 甚至忽略来自外界的感受, 既然外界的感受会是我们的意义的一部分, 了解自己的主观感受,使之达到就如同理性层面的批判的健康状态。当然我们不知道达到健康的主观感受对于我们寻找意义有如何的帮助。 我们只是在寻找意义的过程中。所谓的健康状态,从思维层面看体现的是理性的,批判的和潜在的自由的。主观感受要达到什么样状态呢?首先,是不应限制 约束理性层面的健康状态。 我们存在的基础就是, 我们理性中的自我意识. 我是谁, 谁是我. 个体的意识在外在的世界的影响想不断形成.可以说个人的意识,就是世界的意识. 世界本身也在寻找他的意志. 我是我, 我也是世界的一份. 同时世界也是矛盾的, 各种意识相互影响. 个体自身的意识, 使之遵循自身意义成为可能. 应当维护自身. 在这个世界上, 每个人都在追寻自己的意义, 可能是不自觉, 亦或是有目标, 但总之其他人的意义会影响我们,竞争是如此激烈,以致这个世界在阳光之下潜藏着满满地恶,偶尔包不住了,会泄漏出来。 所以维持自己的存在,对于人生来说格外重要, 这是所有的意义。 而生命中那些不能承受的轻,时不时的成为自我委屈的导火索。

现实的感受对于维持个体主观意志的健康,是如此的必要。并非吹毛求疵。

做到如此, 一个真正的自我,便浮现出来。 这边是人生意义所应该表述的内在,即我们在最大程度上保证自身的自由与健康,个人意志的最大程度的伸展与表述,即这是我们期待的自己。 反抗一切形式的压迫。

搜寻生命的意义。 拥有未自省的人生的人,他所追寻的目标意义,很大程度上,是世界赋予的也就是 世界的意志 自身的本能的体现, 而并非自己真正的意图,也即Griffith 所言 有些人终其一生都不知为何而活,最终慢慢飘出这个世界。 又言 被梦想所奴役。

相较于纯粹的理性思维,生命, 是否值得一个意义?

那么多远大的意义 为什么不能给生命一个?

生命/人生的意义不应该是唯一的.

追寻自由,独立的意志
反抗剥削,压迫,奴役
反抗与逃离那些不被注意,却无处不在,弥漫在这个个社会上潜移默化地,悄无声息的使人变得畸形,制约个人自由的生长, 噤若寒蝉, 放弃生命本身自然的约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