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中的人

国家是所有怪物中最为冷酷的, 冷酷的谎言从头的嘴里爬出来:“我, 这个国家, 就是全体人民.
———— 尼采 《新的偶像》

一个人在降生之前, 他的同类, 就以国家这个怪物的名义瓜分了这个他所赖以生存世界,
没有选择的余地. 是的, 无论你是否愿意, 你都将成为国家的一部分. 同时, 这也是
个人乃至整个人类族群的悲剧的起源!

人们不可避免的成为了社会的一个螺丝钉, 你要生存就必须参与进来.
生活在所谓社会中的个体, 又是怎样的? 普遍特征就是放弃思考!
在面对历经数千年历史形成的庞大社会体系, 对于个人来说, 了解适应
这个社会占据了他的一生. 只要少数人不断常识改变, 革新人们所处的生活
牢笼, 如卢梭, 孟德斯鸠, 尼采, 马克思等等.

我发现, 所处社会中绝大多数人, 都觉得他的being, 以及围绕他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所有的人, 都在顺从着社会的意志, 成为社会的奴隶. 而社会中的绝大多数人成为了一小部分
人的奴隶.

To be continue.